忍冬lin

佛系·小透明·不吃真人·杂食

早知道删掉后就看不到了我我就不删了😶 @握瑾怀瑜uu

补充几个太太:
@倾予九川
@千临·可以当头像
@清风颂君

[巍生]皮皮生和巍巍的一个日常

龙城的阴雨天气似乎格外的多,纵使早已立冬多日,连绵的雨却似乎并不想放过龙城。

凄风苦雨,这样的天气,应该是没人愿意出门的。沈巍轻叹口气,那个人什么时候才能心疼一下自己的身体?

握着手机,沈巍沉默片刻,随即将手机放在桌上,起身打开窗户,只见还未黑屏的手机上赫然摆着一条消息——

"我马上就到。"

打开窗户,楼下一个棕色的身影,撑着雨伞,踏雨而来。

沈巍蓦然笑了。

"老师~"在沈巍还在发着呆的时候,身后便已经传来某人轻佻的声音。

"你来了。"沈巍整整衣服,走到桌边,"坐吧。"

"……"罗浮生暗暗捏着手里的纸条。这是沈巍不久前使用黑能量传书给自己的,但是看沈巍目前的动作,罗浮生有些读不懂了。

明明是你叫我来的啊……

难道是害羞了?有可能!罗浮生心里甜蜜的想着。对了,人家毕竟是教授,脸皮薄难免啦~

想着便将伞在门口放好,走到沈巍面前的坐下,拿出纸条,在沈巍面前夸张的抖抖,拿捏着口气,戏谑道:"沈老师这是——想我了吗?"

"我……"沈巍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我刚刚好读到这句,就、就发给你了。"

"哦,看来这是句写的不错的话,还特意用了黑能量传给我啊——"呵呵,一个大学教授,以前没有读过诗经?罗浮生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嘤。"沈巍默然。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罗浮生以一种极其夸张的姿势拿着纸条,笑着读出纸上的内容。

沈巍听闻,连忙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期间还不停的吞咽着口水。

罗浮生瞥一眼沈巍的动作,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啧啧啧,不愧是我看上的,大大大美人啊!!!

罗浮生的脑海中顿时浮现起无法过审的画面,但是面上还是保持的高深莫测的微笑,他继续读着:"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嗯……"沈巍小心的应答着。

"沈巍,你酸不酸啊?"所以我专门跑过来笑话你来了。

"外面下雨了,冷吗?"沈巍将手边另外一杯热茶推到罗浮生边上,冷静的开口转移话题——当然了,如果忽视早已经红透的耳朵,看上去还真是跟平常一样的严肃认真。

看着沈巍泛红的脸,罗浮生静默一秒,然后开始笑的东倒西歪,最后干脆直接笑趴在桌子上。

"沈巍,你……不行了,让我缓缓。"罗浮生轻咳一声继续说,"太可爱了!"

"胡、胡闹!"沈巍看着罗浮生笑倒的样子,不由得皱起了眉。当惯了老师的他,终于忍不住隔着一个桌子,用手去扶他的头,试图来扶正罗浮生不够雅正的姿势。

却只见罗浮生扯过沈巍的手,手心朝上在桌上摆平,再顺势将头靠到了沈巍的手掌上,末了还艰难的抬头望着他。

动作一气呵成,沈大教授都震惊了。

这样还不够,罗浮生又将沈巍另外一只手从他的茶杯边上"解救"出来,扒拉到手里抓着,中途时不时冒出几句嘿嘿的傻笑。

"……"沈巍很无语。

"好了Y(^o^)Y"罗浮生就着这个姿势,又在沈巍手掌上蹭蹭,"沈老师不好意思开口的话,那我来说!"

"说、说什么?"沈巍轻轻的动了一下被罗浮生压住的手想将手抽回来,失败过后无奈叹气,索性抽出另外一只手扶在罗浮生的侧脸上。

沈巍看着曾经的小霸王在自己手上躺倒还蹭蹭的样子,突然想起了猫科动物。

好像……有点可爱?

不!浮生是堂堂男子,我怎么能这么想?沈巍陷入自我怀疑中。

"我想你了……"罗浮生低低的说着,声音也不自觉的带上了感冒后的小奶音。

"哦……啊?!"罗浮生很少这么温情,沈巍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哦……哦?!这是什么反应啊?罗浮生白眼。

这个姿势好像不是很舒服,等我转转头……嗯,怎么感觉怪怪的?艾玛,我刚刚做了什么?好像有点羞涩?赶紧起来!

"咳!"罗浮生单手握拳放到嘴边挡着,清咳一声,悄悄打量着沈巍。

啊,沈巍有毒吧!我可是洪帮的二当家啊……刚刚我在干嘛?!色令智昏啊!……义父,我给洪帮丢脸了!

"我、我还有事……"罗浮生从刚刚的鬼迷心窍中后知后觉的醒过来后,只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外面还下着雨呢。"沈巍这人有个毛病,看着别人慌乱的样子,自己反而就淡定了起来——

他甚至还冷静的吹了吹杯子里的热水。

"没事,我不急……"罗浮生慌慌张张的去拿门口的伞,"不!我很急!……对,帮里事情很多的,我、我先走了。"

"别走了。"沈巍轻笑,拖着长音不急不缓的说着,"你来之前问过罗诚了,今天帮里没什么要紧事情。哦,对了——"

"我、不太放心,回去看看。"

"对了,刚刚罗诚打电话说,他帮你请假了,你义父体恤你这几天辛苦,给你放了几天假。"

"哦,是吗?"罗浮生在心底狠狠的骂着罗诚。

"我要下班了。"看着罗浮生默默将手里的伞又放了回去,沈巍笑了笑。

"所以——"自从半个月前认识后,沈巍还没有邀请自己去过他家。罗浮生突然有点期待。

"饿了吗?"沈巍合上教案,"要不要试试我的手艺?"

"当然!"罗浮生立即雀跃起来,甚至有点想原地蹦起来。

"拿伞。"沈巍微笑。

罗浮生这人也有一个毛病,心情一好就找不着北了,逮着谁都想调戏一番。如果给他一个背景音乐,他甚至可以当着各方神魔的面,在线蹦迪。

"啊?啊——"罗浮生转头看到旁边放在边上的单人沙发,直接三五步跑过去,躺倒在沙发上,还不忘抱着腿哼哼唧唧。

啊,腿长就是好!——这人还在"百忙"中抽空自恋了一下。

"……"沈巍挑眉,沉默的看着他。

……怎么也不问问我怎么了?难道是我演的不够卖力吗?

于是罗浮生哼哼唧唧的声音又加大了几个分贝。

"……怎么了?"沈巍也是好脾气的看着他闹。

"我腿疼。"罗浮生将脸埋在沙发上,作有气无力状,用气音慢悠悠的回答沈巍。

"哦,那你就躺一会儿吧,我先回去做饭。"沈巍毕竟也不是傻的,自然看得出罗浮生的想法,他要是真的受了伤,反而不会给自己看到,"我等会儿给你送来。"

"……你、你就不等我一起回去啊?"罗浮生气结。

"回哪儿?"无辜的眨巴眨巴眼睛。

"行吧行吧,你回去吧。"深受打击的罗浮生也不想皮了,索性整个人都蔫了似的趴在沙发上,"反正你也不会心疼我,你也不喜欢我……"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沈巍学着罗浮生的样子挑眉戏谑。虽然刚刚他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到,但好在还是听清楚了。

"呜——"罗浮生的脸更加深的埋在沙发里不出来。

"行了,别害羞了。"沈巍拔萝卜一样,用手将罗浮生的头从沙发里扒拉出来,"饿不饿?"

"还好。"羞涩ing。

"……"无语。

"……我很饿!"罗浮生马上反应过来,又忙不迭的补充了一句,"超级饿!"

"哦。"

"走吧!"从羞涩中缓过来后,罗浮生还是那个东江小霸王!只见他顺着沈巍的手,爬爬爬,试图爬到沈巍的背上,"我腿痛。"

"……"演的真敬业。严肃如沈巍也不由得在内心默默吐槽。

"我要吃生煎包!"

"这个可以回头当零食吃。"沈巍认命的背上罗浮生。

"糖醋排骨!"出门的时候,罗浮生在报菜单时,自觉的拿了沈巍的比较大的伞——笑话,虽然外面下着细雨,但也是雨对不?

"你感冒了,不适合太油腻的。"无情拒绝。

"我哪里感冒了?"炸毛。

"不,你感冒了。"冷静,淡定。沈巍努了努嘴,示意罗浮生顺手拿上钥匙关门。

"哦,行吧。"锁好门,钥匙放到自己口袋装着,"那你说,我可以吃什么?"

"钥匙回头记得给我。"感受到背上罗浮生的动作,沈巍无奈,"皮蛋瘦肉粥?"

"没有辣椒?"

"谁在粥里放辣椒?"

"沈——巍——"罗浮生对着沈巍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伸出了罪恶之手。

"……要不你自己走?"

"我睡了。"赶紧趴好装睡。

"乖。"沈巍微笑。


————————————

撒娇打滚求评论つ﹏⊂

话说在双十一的时候,发庆祝111粉的福利,我也是没谁了(ಡωಡ)

四舍五入,这是璧璧的求婚啊!!

就问你羡慕不~ @shuier

自己考自己的古,翻到一个特别符合现在心情的_(:з」∠)_

妈啊!!镇魂真的再次上线了啊!!!

有感兴趣的小可爱加入写文咩?
只需要写一篇呦,字数。。大概没有要求
来吧,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呀~

写文大佬想为自己爱的角色发电喵?
小透明想不想加入光荣的写手大本营哇?

风里雨里,我们在联文等你Ծ‸Ծ

啾咪~(发射爱心❤)

P1 联文的具体事宜
P2 已经加入联文的小可爱
  (我这种小透明都加入了,亲们还担心什么捏?)
P3 微信群的二维码
   欢迎愿意聊天的小可爱,拒绝躺尸~
P4 是发射给大家的爱心呦!

注:想写而不知道怎么写的,枣儿 @赤枣子 接受你的在线咨询呦(´ε` )♡

哇~贪睡的拢龙呀!

不知道你的睡梦中,是否有小笼包和火锅共同守护呢?

cr:小鹿乱撞噼里啪啦

试图跟 @大火锅子兄弟 抢个生意...
顺便给人安利这位大兄dei~这位兄dei真的炒鸡用心了❤️大家快去他(or她?)的首页收图呀!

[景璧]景影沉璧:少年不识愁滋味(1)

大家好,我是景月上神。我还没有飞升之前有两个身份,公子景和神子月,所以就干脆叫景月算了。(哈,为什么不叫月景?俗!而且不觉得跟月经很像吗?)

啊呸!太不雅正,有辱身份!

不过这都是题外话,我现在的工作,据说薪水很高来着……好的,这个工作还挺好。

事情是这样的:

————————

尴尬!异常尴尬!

作为仙界一位德高望重宝相尊严的上神,我居然也被凡人所担心的事情困到。

……所以我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小山头,拨开一片云。

“景月上神?”云下显出一位仙娥的模样,“上神有何吩咐?”

啊,是个小姑娘呀!我幻化出许久不曾用过的笛子,甩了甩垂下来的刘海,“是这样的,本上神行至此处,惊觉人间竟然有如此美景,想着与友人共赏一番。”

“哦,婢子明白。”仙娥看了眼我所处的荒山野岭,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那是否要婢子通报无谢上仙?”

“嗯。”这是个聪明人,可成大事。我把玩着手中的笛子。

“哈哈哈!”不一会儿,云头上传来花无谢清越的嗓音,而我却只想直接撕了那厮,“小景呀~是没钱在人界混不下去了咩?”

“呵呵。”我内心mmp。

“(⊙o⊙)哦。”只见花无谢连忙打发了身旁的仙娥,临了还不忘记调戏一番,“姐姐长得真漂亮!”

“啧啧啧,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我作西子捧心的痛心状。

“说说,是不是没钱了?”只见花无谢掏出一个小点心,津津有味的吃起来,“哦,忘记跟你说了,程慕生还记得不?就是前几天飞升的新人,嚯,这手艺!”

“花无谢,把我的钱袋交出来!”这家伙居然在我下凡前夕偷走我钱袋,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也不能怪我嘛~”花无谢整整衣袖,直接一屁股坐在云头,微微抬头,合掌作虔诚状,“这是陛下的吩咐啊,说让你真真切切的体会一会儿人间疾苦,以后方能更好的完成人们的需求。”

“稷儿?”我不屑,“分明是你小子怂恿的!”

“不过你也别担心呀。”花无谢睁着一双桃花运,无辜的眨巴眨巴,“我已经吩咐了手下去你所在的地方卖你画像了,放心~凭借着咱们景月上神的英姿,必定会大捞一笔。”

说完从云头抛下一片花瓣:“拿着它找过去就行哈。”

“我真是谢谢你嘞!”我接过花瓣,咬牙切齿的关闭云头,使出神威跳下山头,恨恨的朝着市集走去。

等我找到的时候,小小的摊子已经被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住了。

啊,想不到我的容貌还是挺受人欢迎嘛~

啊!不对,这不是重点!

我马上暂停时间,收走所有的画像换上各种人间的玩具,再改变所有人的记忆。

当然,我还是忍不住“温柔”的给每个买画像的人踢了一脚。

“啪啪啪!”等我处理完一切并且让时间流动恢复正常后,一个方向传来了鼓掌声,“公子真厉害!”

呦嚯!居然有人可以摆脱我的精神控制?还是个小团子?有趣!

“公子可是被生活所扰?”小小的团子穿着一身白衣,有模有样的对我拱了拱手,一脸正经的开口,“无垢山庄最近在招小少爷的护卫,我看公子既身手不错,不如去试试?”

“额(⊙o⊙)…”我默然,垂眸却看到小团子一脸紧张的看着我。我故作深沉的叹叹气,眼神余光悄悄打量着他。

果然看到小团子脸色更加紧张,不过还是故作矜持的绷着。

“我穷的这么明显吗?”痛心。

“不、不是!”小团子握拳到嘴边轻轻的咳了一下,“公子气宇轩昂,定非池中之物。”

哎,这话我喜欢!我抓住他的手:“走吧,去那啥山庄。”

“无垢山庄。”小团子的脸莫名红了起来,“走吧,以后你就是我的护卫了,我是你的主子,你要听我的话,不然……”

“不然啥?”嘿,看着小团子故作老成还挺有趣。

“……不给你发薪水。”小团子矜持的笑笑,明亮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狡黠,“我叫连城璧。”

“景月。”看到小团子投来的目光,我又加了一句,“别人都叫我公子景,或者神子月。”

“……景。”小团子丢给我一卷画后,背手离开,背影充满了高深莫测的感觉,“跟上。”

我疑惑的打开画卷……哟!这不是我刚刚收走的画吗?这家伙什么时候偷走了一张?总觉得被拐了是怎么回事?嗨瞧我这脾气!

哦,不是!要优雅!

我跑到他面前,深呼吸,缓缓的开口……不,我还没有开口来着。

“无垢山庄很有钱的。”小团子……啊不!连城璧一脸怜悯的看着我。

“所以?”疑惑。

“我会养你的。”连城璧踮起脚拍拍我的肩膀,可惜身量尚小,只好转而拍拍我的手,“你以后不需要出来卖画像了!”

“……”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收留啊,哈?

小团子连城璧一脸骄傲的努努嘴:“带着画像,我们回家了?”

“……哦。”我认命的跟上去。

竟然拐走仙界的上神,小伙子很厉害呀!

没事,反正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再报仇也不迟。




————————————
@shuier 是的你没有看错,[景影沉璧]系列我开始写了~
小可爱们,可以不要脸的求个评论不_(:з」∠)_

连城璧、公子景、润玉……【我没爬墙】

已经不知道还说啥了
一篇黑白璧璧被我从月初催到今天
还用顺口溜收买我别催?
姐妹,你能耐了啊😶
好吧,至少是催到了一个东西啦…
但是!!居然还试图让我当你的接盘侠emmm
你干什么啊!(发出居居的声音)

嚯!宝贝 @shuier 来打她 @小啊小青龙
这家伙逆你定的cp了😐
(看热闹不嫌事大)

小啊小青龙:

你的顺口溜,我写完了,不要催更了……(捂脸) @忍冬lin
【璧景无双·甜】
璧影斜白度溪山,景染枫丹醉霜岚。
无边风月应何似?双对红烛秋夜长。

【润玉·输给同桌,认栽】
红线空结半醒昙,星汉皎皎玉阶凉。
梦魂难逐天涯望,一寸相思一寸缠。

我没爬墙!大哥排在前面! @赤枣子

[璧花]风雨夜归人

秋水宝贝儿 @shuier 用一首诗买(?)下的小甜饼~这是交易现场_(:з」∠)_
连城璧x花无谢(本文花花视角)
试图写一个文艺范的甜饼_(:з」∠)_

——————正文——————

秋雨潇潇,不急不缓,就这样淅淅沥沥的下了几天几夜。

已经快到深夜,而我却没有一点睡意。

我支着耳朵使劲听着无垢山庄附近的声音,却只能听到下人们的闲聊。我兴致缺缺的撇嘴,收回了思绪。

这里我解释一下,自从小时候生过一场病后,我的听力便比常人敏锐不少,可以听到很远地方的声音。不过还好,这个技能也是可以随着我的喜好关掉的。

“哎。”我叹口气,给自己倒一杯茶,继续发呆。

是的,我在等一个人。

其实等待本身并算不上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但是如果知道了自己为什么而等,便会平白生出勇气,等待也就不难熬了。

不过今夜也确实等的有点久,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等的,只记得桌上的灯烛剪了又剪。

就着窗外的滴答雨声,我的思绪再次开始飘飞。

啊,姑苏和京城真的很不一样。姑苏的一切都透着股温柔劲,这一点跟城璧很像,真的。

记得当初,我是在京城遇见他的——也是,作为京城花家的公子哥,我这辈子,除了姑苏,还从未去过京城之外的地方。这一点,我觉得够那家伙得意很久了吧。

正在我发呆的时候,耳畔突然听到了一阵马蹄,随后,山庄外传来冰冰温顺的声音。

“庄主。”

他回来了?我赶紧跑到床上,躺下装睡。

不一会儿,我听到有脚步声传来,来人轻声摒退下人,然后走到了床边。

“呵。”我听到城璧轻轻的笑了,然后又转身走到桌边,端起了我方才倒的茶,大概是喝了吧,我也不清楚,这家伙一向以君子自居,是不会允许自己喝水出声的,不够雅正。

“还睡啊?”城璧再次轻笑。

不太对劲,我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假装被人扰了清梦:“睡个觉也不让人安生,连城璧你怎么这么过分?”

借着伸懒腰,我偷偷打量着城璧。嗯,今天也是穿了一身白衣,还披着黑色斗篷,还挺好看的,不愧是我花无谢看中的人。

等等?黑衣?我连忙跑到他身边:“是江湖上的事吗?”

连城璧这人我太了解了,他总是一袭白衣,公子如璧,但是却在处理江湖事务的时候总穿着黑衣,也不是说不好看,只是黑色配他太过深沉,总觉得他是用黑衣做自己的战袍。

而我总会莫名觉得心疼,这明明是一个温润公子,却早早的进入江湖,被迫成长为一个优秀的武林盟主。

“没什么,一点小事。”城璧似乎并没有把我的问题放在心上,他只是捧着茶笑笑,然后歪头看着我,“怎么还不睡?”

“你不也才回来吗?”我拿走他手里已经冷掉的茶,放在桌上,然后抬手去解他的斗篷。

“哦,生气了是吧?”城璧抓住我的手,笑语盈盈道,“那我以后早点回来。”

城璧的手常年带着寒意,像他的人一样,永远冷静。

我用自己的双手包住他的手,用嘴吹了几口热气,再用手揉揉。

“不用,反正我的手经常都是凉的。”城璧细细的打量着我,然后凑到我耳边,用耳鬓厮磨的声音说,“心疼我?”

“废话。”我给了他一个白眼,“怎么到家了还不脱斗篷?不是下雨了吗,没有淋到啊。”

“不用,我等一下就去洗个热水澡。”城璧冲着我眨眨眼,无辜的说,“我只是过来给你看看。”

“连大公子,连盟主!”我被这家伙的没脸没皮给震惊到了,怎么平时没发现这人这么自恋呢,“您是觉得自己过于好看,以至于我花某人大半夜不睡,就等着看您的尊容是吧?”

“哈哈。”连城璧爽朗的笑了,笑的眼睛都弯成了一条缝,我倒是很少看他笑的这么失态过。

“今天很开心?”我无语,“是不是江湖上发生了啥开心事?”

“没有~”城璧拖着长音,笑的戏谑,“今天好凶险哦,我差点回不来了呢。”

我默然。

连城璧从来不说谎话,即使有的话看起来确实不太正经,不过这也是他的风格。认真的事情,他从来都是用拒人千里的冷漠,或者让人想打他的语气来说。

前者是对待江湖,后者是对待自己人。

“好了,我去喊冰冰给你准备热水。”我起身欲离开,却被他拉了回来——用他那双被我好不容易暖热的、温热的手。

他一手把我按坐在他腿上,一手扯掉斗篷的带子,黑衣褪去,我看到他的白袍上沾着一大片的血。

“没事吧……”

我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却看到他无所谓的笑笑,然后抬起手抹开我皱着的眉,眉眼温柔而缱绻。

“我知道你在等,所以先来给你看看,我连城璧全须全尾的回来了。”

一会儿的功夫,他的手再次染上凉意,手掌还带着温热,指尖却是冰冷——连城璧的手,似乎永远也暖不了。

“已经不打紧了,没伤到要害。”他用手掌摸索着我的手背,低声的委屈道,“但是又怕你担心,所以回来的时候披了马车上的斗篷。”

“哦。”

我回握他的手,清了清嗓子后,再扬声叫丫鬟去唤冰冰准备洗漱——连城璧这人太骄傲,他既然会一路披着自己并不喜欢的黑色衣服以遮盖伤口,那么也必然不希望自己受伤的事情叫无关人知道了去。

“呵呵。”他似乎也看出了我的胡作镇定,看着我安排一切,似乎格外的愉快,甚至还在一边优雅的嘲笑我。

“滚一边去,以后少笑!”我抬手在他头上抓了一把,弄乱他的发型后才得意的收回手,“越是伤的重就越笑的开心,什么毛病?”

“嘻嘻,你担心就好了嘛~”

我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某个人怎么就这么欠呢?亏得江湖上的人还以为他们的连大盟主多么的高贵冷艳呢。



——————————
阅读理解:
1.城璧的手的温度。(隐藏刀)
2.冰冰是璧璧的心腹,而花花却可以随意使唤冰冰(隐藏糖)

如果有空,我还想写一个连城璧视角的,不知道有人愿意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