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冬lin

小笼包·不吃朱白·星星·杂食·小透明

[黑白璧]人间烟火

黑璧=阿璧+连城

白璧=璧璧+连城璧

——————————————

璧月初晴,黛云远淡,姑苏的夜晚总是美好让人浑身犯懒。

连城璧坐在窗边,左手撑着头,右手随意的在信笺上写着。

突然听得窗棂一阵被细物击打的声音,连城璧连忙打开窗,迎面飞来一个石子,直冲着他额头打来——好在连城璧素来身手敏捷,才没被打中。

“大晚上做什么呢?”连城璧无奈的看着窗外檐下的黑衣男子,顿觉头大。

“璧璧,娘今下午上山清修了。”连城抚了抚衣袖,眉眼弯弯的笑着,一扫白日里故意端着的高冷疏离,全一派潇洒肆意模样,“快要过年了,我们出去庆祝?”

“……不是还有段时间吗?”连城平素就是一副冷冰冰的拒人千里的模样,难得见他这般眉眼温柔,连城璧一时也不免呆愣住了。

“等过年了一大堆事,你还有的空来陪我?”连城轻功飘到连城璧面前,把人按在怀里,搂着对方的腰,便直接往山庄最高的楼飘去。

“欸?”

“可以睁眼了。”

正待连城璧睁开眼,便听到连城打了一个响指,楼下早已安排好的烟花应声而响——偌大的一个无垢山庄,刹那璀璨如白昼!

“你准备的?”

“本来想借着庆祝的由头,把你给骗到这里,哪里想,你却是不上当的。”

“那是~”连城璧轻笑,语气间也带上了愉悦的尾音。

“……姑苏没什么特殊玩意,你喜欢就好。”连城把头搭在连城璧的肩上,嘴凑到连城璧的耳边吐气如兰,末了深深的在连城璧的侧颈映上一个吻。

气氛一时暧昧起来——

过了片刻,连城突然用深情款款的声音,在连城璧耳边缓缓的、轻轻的呢喃:“姑苏没什么好玩的——只有这烟火,是我唯一拿的出手的东西。”

“人间烟火,山远海阔~”连城璧内心一片柔软,他靠在连城怀里,语气也不由得染上江南人特有的柔昵,“原就是这世间,最好的礼物!”


[微雪璧/知乎体]为爱做过的蠢事 (傅红雪)

谢邀。

我叫傅红雪,红色的红,大雪的雪。

看到这个题目,我也是十分迷茫,甚至有些不屑一顾,难道回答这种问题不算是一件蠢事吗?所以我果断拒绝回答。

但是后来一个好友(是的又是叶开这家伙)给我看了璧儿的回答……

其实吧,回答一下也没什么,毕竟人生一世,总会做过一些蠢事对吧?

好了废话不多说,直奔主题,聊、聊聊我的感情史吧。(我知道你们想看的是这个,就不拐弯抹角了)

我只经历了一段感情。

在遇到璧儿之前,我都是在娘的教导下习武练功,人生唯一追求就是为父报仇。

毕竟是意气风发的少年,快意恩仇才是我的人生目标!沉迷儿女情长?呵呵,怕是闲的没事做哦~

然而……没过多久,我就打脸了……(不许笑!)

平心而论,遇到连城璧是一个意外。

当时是我第一次出山复仇,不料很不幸的遇上了沙尘暴——作为在大漠长大的人,我自然是清楚沙尘暴的危险,所以我第一反应就是跑!现在想想还挺丢脸的……

正在我驾着马狂奔的时候,冷不丁的看到一个白衣人手持长剑,向着风暴的方向傲然而立,一副不怕死的模样。

我:……这个人怕不是个傻的。

毕竟不能见死不救的看着他送死,于是我毫不犹豫的提着他的后颈,给拎到了边城唯一的一个客栈,无名居。

想不到这个人看着挺厉害,修为却是这般的差,毫不费力就提走了。莫名有点怅然……

不过我却没想到,我这是救了一个大麻烦,不过我一开始不知道啦。

他被我救后,很是礼貌的向我道谢,说起来从小到大,见的全是大漠人,倒是头一次了解到文质彬彬的江南人是什么样子,感觉这人没白救!而且他长的……确实挺好看……南方人都是这样的吗?

不过他温润也只是几天的事而已,不一会就暴露了自己……

璧儿那时候,喜欢隔三差五给我讲些个并不好笑的故事,得亏我平素就是个面瘫的,表情稍微有些变化,他便以为是莫大的鼓励……

唉,真是个小傻子~

我那时候也没有想好怎么报仇,索性陪着他一起闹好了(●°u°●)​ 

虽然一般都是他笑他说,我只负责给出反应就好,也是好相处的。

这么持续了几天,我就觉察出了异常来,倒不是说他有所目的,但是我却不清楚,为何无名居的萧老板说连城璧是个性情冷淡的,就连叶开也说他虽然人品不差,但是待人即是淡漠。

他待人淡漠?我怎么不知道?——答应我,来听听他说冷笑话好不好?

我:……难不成我身边都是些傻的?

对此我很是好奇。

后来我却是知道了,原来他喜欢我。我之所以会发现这件事,也是因为一个意外。(怎么感觉人生这么多意外?)

璧儿毕竟是江南人,性格里就带着温柔儒雅,就连喝酒也是小杯小杯的喝,自然是喝不过我的!

不管是“酒后 狂言”还是“酒后吐真言”,反正他就是抱着我一个劲吟诵各种诗歌……

这人醉的怎么这么特立独行啊!

要不是我也读过几本诗,我都听不出他在告白!这孩子怎么这么……

唉,算了,左右是自己看上的,再傻都得宠了不是?

再后来,当我好不容易想好了怎么复仇的时候,璧儿居然将一个图交给我,上面详细记录了他的安排……emm怎么跟我想好的计划差不多呢?难不成他的脑子跟我的一样?难不成他要跟我一起冒险?!

不过我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面瘫了,虽然内心已经兵荒马乱,但是表面上还是装的一派平静。

我冷静的喝了一杯水:“谢谢你,你可以走了。”

然后他就收拾包袱回姑苏了……

我:……没见过你什么时候动作这么快的,也不知道等我报完仇,喊我去姑苏做客啊?!气死我了!

不过这也本来就是我的想法吧,毕竟万马堂家大业大的,我还不一定成功,总不可能拖累他。

最后虽然复仇也算是成功吧,但是却出了不少意外,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璧儿把我专门安排留下来帮我诈死的叶开给打发走了……

怎么净给我添乱!

————————————————

当我复仇成功后,我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昏迷,大概是受了什么重伤吧,昏迷之前看到的最后一个人是路小佳,记得他扛起我跑的时候,还撇了撇吐槽了一句,连城璧净会捣乱!

我:……竟无言以对。

是的,我原本安排了叶开帮我诈死,免得万马堂的人没完没了的找我报仇,毕竟是要去姑苏陪某个小傻子的,总不能把麻烦也带给小傻子吧?

至于路小佳……我的计划里并没有安排他干什么,大概他闲得慌?(他吐槽我的璧儿,我也懒得表扬他了……这家伙也表扬不了,不然得意的上天了)

当我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璧儿……自然是没有找到的,哭!

然后某天叶开给我带来了一本书,说让我回答一个问题(是的就是你正在看的这个)。

我一看标题,赫然写着——那些年为爱做过的蠢事有哪些?

嗯?!什么鬼!没看见我忙着找人吗?添什么乱啊?丢掉!

等我找了很久还是没有找到之后,某个晚上我又看到了那本书……大概也是突然就傻了吧唧的吧,我鬼使神差的打开了……

没翻几页就看到了一篇文,回答人——“姑苏连城璧”……震惊!

于是我连夜出发,照着璧儿的描述去边城找他。当然了,出发前我还抽空打了叶开一遍,也不早点告诉我!

但是我又犯难了……当初那个沙漠是我无意间迷路了才走到的……我的心情有点复杂,但是还是得凭着记忆尽量找回去。

璧儿怎么净会坑我?摸一把辛酸泪……

很久之后,我又不幸的遇到了沙尘暴……屋漏偏逢连夜雨,也是很心累了。

当我上马准备躲避风暴的时候,我看到不远处一个穿着白衣和黑斗篷的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呆呆的看着手中的长剑发呆。

我:……这人怎么傻的这么熟悉?

所以我还是善良的提着人一起跑——居然是璧儿?好吧,看来璧儿的傻还真是全大漠独一份的……无奈╮(╯_╰)╭

——————————————

或许读者还是没有看懂当初发生了什么?那我就……

算了,关我什么事啊?我等会儿还有事呢,不能多聊了!

——————————————

自从与璧儿重逢后,我发现他变了不少,人似乎也聪明不少?我甚感欣慰!

对了,璧儿昨天给我说了一个笑话,我也学给大家听听:

鱼香肉丝里面没有鱼,做夫妻肺片也不是一定要杀一对夫妻!

……看来璧儿跟当初一样,还是个小傻子~

记住了吗?以后璧儿说笑话的时候,谁说不好笑的,我就让你笑不出来嗷!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回去了,有没有后续再说吧,随缘就行~璧儿近来多梦,我得去陪他休息了。

至此搁笔,晚安。

[微雪璧/知乎体]那些年为爱做过的蠢事(连城璧)

谢邀。

虽然不太清楚为什么会邀请我,不过既然已经接了邀请,我自当回答一二。

为了不浪费大家的时间,有必要先声明一点,我自认并非一个有趣之人,因而我的叙述可能会有些无聊,不感兴趣的可以退出去了,谢谢。

接下来,让我们言归正传。

在下无垢山庄连城璧,想来应该有人听说过我?

其实我一开始接到邀请是茫然的,这些日子我也认真拜读了前面几位兄台的回答……

怎么说呢,大多数都跟感情经历有关,这让我更加加深了我的疑虑,到底是谁觉得这种问题我会有发言权?!

好吧好吧,左右近来也无事,索性回答一下好了~

经过我的深思熟虑,相比重振家族和统一武林,我人生仅有的那么一点经历中,算得上"蠢事"二字的,大概还真的只有感情了。

虽然平心而论,我并不觉得爱一个人是件多么蠢的事情。

首先,客观的说,我有过两段感情。

我是爹娘的独子,再加上有那么一点武学天赋,从小便被当成武学奇才来培养,自然也没有什么心思去管什么儿女情长的小事。

(可以开个玩笑的说,我的青春都奉献给了江湖事业)

加之我的母亲也算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美人,我爹也是一表人才、玉树临风,这直接导致我从小便对"美"有着独到的理解。

大概也是受了门当户对思想的影响,我觉得我的另一半,必须得是一个美人啊!这个要求应该不过分吧?

然而……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遇到过比我们连家更好看的人,这就很尴尬了——

这一度让当时尚且幼小的我怀疑起了自己的审美观,江湖中是不是并没有几个好看的人?还是我看人的要求太高?这不能吧!

这就给了"我为什么会看上沈姑娘"这一历史性难题一个合理的解释,因为她好看啊!沈璧君可是武林第一美人啊,多稀奇!

所以我就去追她了,然后……被拒绝了。是的,你没有看错,我真的被拒绝了!

人生第一次被人拒绝,我的心情有点复杂……

这个姑娘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这是一个多么与众不同的姑娘啊!(认真脸)

但是失败乃成功之母,我是不会因为一点挫折就被打败的!

为了追她,我可谓是费尽了九年二虎之力,吹箫,陪放风筝,送萤火虫……我甚至还挑战自我的去自学了说冷笑话,然后……好的,沈姑娘你不用笑了,我知道不好笑了。

看着沈姑娘尴尬的微笑,我又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再后来,我的挚友杨开泰,也不知道怎么就觉得我深受打击还整天精神不济,急的给他好友叶开写信商讨怎么安慰我,据说叶开听闻后专程从大漠跑到姑苏(我觉得他只是找到了借口来看杨开泰而已),他还说了什么,天涯何处无芳草?

我认真思考了几天……有道理啊⊙▽⊙

于是我的初恋就这么无疾而终了,现在沈姑娘跟她爱的人过得很快乐,我祝福他们。

对了,我还跟沈姑娘成为了好友,人生总是处处充满意外啊!

但我毕竟是个失了恋的人,所以就黯然神伤的跟着叶开和杨开泰去了大漠散心。

(难过是装的,我就是受了沈姑娘的影响,想出去玩玩而已)

然后我就在边城遇到了傅红雪。

天啊,这可是一个比沈姑娘还好看一万倍的绝世大美人啊!

当时就莫名觉得,我未来的老婆有着落了。(没想到是给自己找了一个老公,哭!)

也别问我为什么是给自己找了一个老公。(我会告诉你为什么成为一个受的吗?我又不傻!)

我第一次遇到傅红雪是在一次沙尘暴,作为江南人,对于人人谈之色变的灾难自然是不明觉厉的。

然而正当我夹紧马腹准备跟沙尘暴一决雌雄的时候,猝不及防的被人揪住了后颈,硬生生给拎到了无名居。

我:……少侠好功夫!

虽然自认为以我的身手,并不需要别人救,不过好歹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吧,我琢磨着,作为一个君子,还是江湖六君子之首,对于自己的恩人,于公于私我都应该报答的!顺便还可以试着追求一下,机智如我!

好在无垢山庄的家业足够大,在大漠中也有所渗透,这无疑成为了我坚强的后盾。

江湖传言,傅红雪的死敌是万马堂,并且他到边城来也是为了复仇。我打听到后,立马修书一封到无垢山庄,让冰冰派几个得力手下给我送一些复仇可能用到的东西。

在这期间,我闲得无聊,没事就去找傅红雪聊天,顺便测试一下,我的说笑话水平是不是真的像沈姑娘说的那么差。

所幸傅红雪这人虽然高冷,但是对我却是极好,他不仅认认真真的听了我编的笑话,还冷静的接受了我每一个临时起意的玩笑——似乎傅红雪从来都不愿意让我失望?(窃喜)

有的时候,我也会暗戳戳的想,他是不是看出了我喜欢他?

不过这个问题我并没有想多久,毕竟是个志在四方的少年,统一武林才是我的人生追求啊,一心扑在儿女情长上,这太不符合我的人设了!(现在回想,我觉得我的脸有点疼)

没过几天就收到了冰冰给我准备的东西,我还在万马堂附近安插了我的人,还摆了一个很高深的阵法。

总而言之,只要傅红雪过去,我就有把握让他瞬间灭掉万马堂!还是灭成渣渣的那种!

一切准备就绪后,我把冰冰准备的东西给傅红雪送了过去。

我清楚的记得,傅红雪当时正在大厅里喝茶,只见他一脸冷漠的喝完了手中的茶:"谢谢你的好意,你可以走了。"

……

当时叶开又跑来安慰我了,不得不说他真的很重视杨开泰给他的吩咐啊。(我仿佛知道了什么秘密)

叶开当时说了什么来着——对了,他说天涯何处无芳草?

我:……似乎有点耳熟?

毫不犹豫的,我胖揍了他一顿。哦,放心,人还活着。

深受挫败的我决定远离这个小傻子!于是我连夜打包行李回姑苏了。

不久之后“偶然间”了解到,傅红雪不仅拒绝了我的帮助,还悄咪咪把我安排的阵法给破坏了个彻底……真是气到没脾气了好嘛?

气鼓鼓的把行李丢回房间!还回什么大漠啊?让他自己来找我!

从此,我竟再未见过他。

——————————————

听到傅红雪复仇失败的消息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呆着了,也不记得难过伤心了,我就冷静的收拾了东西赶到万马堂,期间无数次拒绝了冰冰想派暗卫保护我的想法。

我也拒绝了叶开的帮助——作为傅红雪的朋友,傅红雪的仇人是不会放过他的,再加之杨开泰担心他(其实我早就看出来叶开对杨开泰来说不一般),我索性让冰冰想办法把叶开骗到了无垢山庄,姑苏是我的势力中心,那里最安全。

没想到我唯一能为傅红雪做的,竟是帮他安排好他唯一的朋友。(哦对了,我自己给自己定位为他的伴侣)

之后我想办法夺了割鹿刀,统一了武林,成为武林盟主后的第一件事便是血洗万马堂。当然了,我不可能直接杀过去,也等不及了,随意泼了脏水后,便直接领人砍过去。

万马堂跟中原各方势力都积怨很深,因此虽然明知我安的借口破绽重重,江湖各大家族也愿意跟我一起血洗万马堂。

呵呵,这么一个江湖,到处都是血雨腥风,人人都是冠冕堂皇的伪君子,就连我也不例外了。也不知道傅红雪那个单纯的小傻子,曾经是怎么在江湖中活下来的……

后来,我屏退了所有人,大冬天的就披着斗篷一个人翻遍了整个万马堂,最后只在囚房找到了傅红雪从不离身的坠子——我想他是不要我了……

从今往后,这个世上再也没有耐心听完我的并不好笑的笑话,还给我倒一杯热茶的人了。

我很难过,但是我脸上还是面无表情的。常年的君子教育,让我在崩溃的一瞬间,想的竟然是如何伪装自己,如何假装并不在乎。

呵,原来我竟在不知不觉间,也变成了傅红雪曾经最讨厌的人的模样,虚假,做作,一言一行都是设计好的样子。

后来我热爱上了扩展自己的势力,渐渐的我开始迷恋权力带给我的短暂的满足。

为了使无垢山庄强大,我放弃了坚守的道义,我开始脱下一贯的白衣,换上玄黑长袍,我开始带上完美的面具,精致而强大的活成连城璧该有的样子——

我想,如果傅红雪侥幸活了下来,就算他不愿意见到现在这个满口仁义的武林败类,至少他脚下的土地,是我连城璧名下的。

但是夜晚,午夜梦回之间,我还是会想念曾经那个单纯简单的连城璧,不过我想这一辈子也不会有了,我把那个自己永远的关进了黑屋,现在的连城璧,他只需要强大!

……

或许很多人会不明白,为什么我会写这个来自己暴露自己。

其实也没什么,毕竟那么多年过去了,没有了傅红雪的连城璧虽然活的不算开心,但是也至少活的精彩,这大概是他当初故意把我气回姑苏的原因。(傅红雪的深情,我居然多年后才从他人口中知晓!)

这个人该是有多狠啊,自己承担一切,还想着我能够什么都不知道的开心活着吗?

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余生还有多少时间,可以继续等着一个大概永远也回不来的人,我只想在生命的尽头,最后回忆一下曾经的我们——我不想埋入黄土后,还是这个失去自我、面目模糊的样子。

后来,我解散了无垢山庄,我把曾经通过不正义途径得到的一切都还了回去,然后孤身一人走遍整个大漠。

我私心想着,说不定某一天,傅红雪会像曾经一样揪住我的后颈,把我带回无名居。

我……我还想在临死前,尽量洗清自己的罪孽,尽量找回曾经那个一袭白衣干干净净的连城璧。

(但是我不知道,被我关进黑屋的那个自己,还愿不愿意面对现在这个面目全非的我)

我做这一切,只是因为害怕,我怕到了黄泉彼岸,傅红雪不愿意认我,别无他耳。

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各位,至此已无言搁笔。

——————————
甜的后续见评论区~

元旦快乐!

谢谢(づ ̄ ³ ̄)づ

@弋霞 越来越才思敏捷,写文挥笔立就!

虽然我的祝福是照搬弋霞的……但是我的心意是真诚哒~(。•ㅅ•。)♡

弋霞:

元旦快乐!

@赤枣子 越来越好看,越来越聪明

@忍冬lin 成绩越来越好,跻身学神排列

@小啊小青龙 复习成功,武运昌隆,考试试题全都会

@夙五 一天比一天美丽,万物不缺,万事如意

@苍白失忆 天天开心,事事如意

@鱼鱼的猴子 每一天都是甜的,每一秒都快落,每一秒都有新的收获

@公子济安 佳节快乐,健康如意

@明暗。 新的一年新的气象,一切不开心的事情都会有转机,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寒寒 阖家欢乐,幸福每一天

@色授魂与 事业有成,更上层楼,开心每一天,万事都如意

@五六楼 吉祥如意,福星高照

@在居老师睫毛上荡秋千 期末考试全过,试题考到的都会,不会的全蒙对

@神奇小海螺 开车顺利,文思泉涌,天天开心,天天快乐

@柚子茶v 前程锦绣,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幸福快乐

祝所有在我列表里但因为没有备注而没有单独@的所有群里的小姐姐元旦快乐,新的一年幸福美满每一天,万事如意,一帆风顺,武运昌隆,前途似锦

也祝所有关注了我又或者我关注的的陌生又熟悉的你们,元旦快乐,新年快乐,新的一年,喜气洋洋,吉祥如意,身体健康,阖家欢乐,学生成绩越来越好,工作的人们步步高升,更上层楼,为人母为人父者孩子身体健康,吉祥如意,为人子女者,父母安康,幸福开心。

最后的最后,我要说认识你们我很开心,最喜欢你们了,mua~爱你们哟!


[齐衡x连城璧]海棠依旧2

这个璧是白璧璧啦(ノ∀`*)

菱角这个梗多么可爱,当然不能放过啦啦啦(ಡωಡ)hiahiahia

(其实"海棠依旧"系列写的只是这一对日常相处的片段罢了,没有什么剧情,微笑)


————————————————


无垢山庄。


“元若?”床上传来连城璧迷迷糊糊的刚刚睡醒之人特有的软糯的声音。


齐衡放下手里捧着的书,瞬间就从百无聊赖的发呆中回神,忙向着连城璧的方向走去。


“城璧!”只见齐衡迅速出现在连城璧面前,摸摸头,摸摸手,再将没有盖好的厚毯子盖得严严实实,末了还在其脸上揩揩油,最后一本正经的做出总结,“嗯,挺好的,烧已经退了——你这次可吓死我了,一身血的跑回来,可是遇到了江湖中的仇家?好在庄里有不少医术高超的人。”


"……"连城璧沉默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开口,"没什么,不过又是天宗的人,对无垢山庄的迅速壮大看不顺眼了而已。"‘


"哦——这几天乖乖养伤,不许再劳神了。"看着连城璧苍白的脸,齐衡忍不住担忧,突然,他露出调笑的表情,"诶,你今天没有起床气诶?到底是受伤影响发挥吗?"


连城璧本来对于齐衡一系列迅速而完美的关心自己的动作很是满意,听到了后面这一句话,眼睛微微眯起,本来没有的起床气开始显现:“我可以给你再说一次的机会。”


“……你饿不饿?”看着连城璧暗暗咬牙的模样,齐衡只觉得是灵动活泼非常,心情一时大好,"吃不吃点心?我托冰冰姑娘买了你最喜欢的。"


"桂花糕?"到底年龄尚且轻,心思皆是藏不住的,相比日后沉稳端方的武林盟主连城璧,此时这个处处被齐衡宠着的连城璧显然有着少年赤子的简单纯粹。


“一听到吃的就来神了?”齐衡捏着连城璧的鼻子,"你猜猜是不是?"


"咳!"连城璧矜持的咳嗽一声,"时间不早了,该用晚膳了……何况娘不许我吃这种甜腻的东西。"


"她不在,上山清修。"齐衡悄悄凑到连城璧耳边,"我们悄悄的吃,除了冰冰,不会有人知道。"


连城璧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


齐衡见状便用被子包住连城璧,连人带被子一起抱到桌子边。


"你其实可以把点心匣子拿到床边的。"连城璧为了不掉下椅子,只好收起自己的大长腿,委委屈屈的窝在齐衡身上,"你就是故意限制我的行动,我是养伤又没有腿残。"


“哦,这个菱角挺有趣的,要不要吃?”齐衡一想也是,但是要承认自己犯蠢吗?不行,想想都觉得太尴尬。齐衡索性不理他,只随手拿起盒子边上的菱角开始剥了起来。


……


"我说齐小公爷。"连城璧强行忍住想要翻白眼的欲望,"要不我来?"


"没事。"尴尬!齐衡此时只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但是无垢山庄打理的还是挺不错的,别说是地缝了,就是一粒小小的灰尘都没有。


"确定没事?"连城璧表示担心。


齐衡默然,继续跟手里坚强的菱角较劲。努力半晌,齐衡觉得自己的手都痛了,菱角却还是原本的样子。


“还是我来吧。”连城璧叹气接过菱角,一下子就轻松剥开,轻松的调戏道,"你这样要剥还剥不开的,太不尊重菱角了,它不要面子的啊。"


齐衡趁着连城璧开始剥第二个菱角的时候,欺负连城璧大伤昏迷刚醒脑子还不太清楚,用桂花糕换走了连城璧手边剩下的菱角,一脸真诚:"吃点心吧,不剥了。"


"我这双手平日里习惯了舞刀弄枪,力气自然大了些。"连城璧这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齐衡的自信心受挫的尴尬,忙开始笨拙的安慰着,"你不一样,你的手是拿笔的,自然手部力气小了点。"


“最近是不是升温了……”齐衡继续左右言他。


“嗯,是暖和起来了,而且雨也多了起来。”


听连城璧说完后,齐衡想起连城璧刚刚睡醒时脸颊通红的样子,一句话福至心灵,“下次你午睡时给你盖稍微薄一点的毯子,这屋子里的炭火很够,想来该不会太冷。”


"哦,也行。"连城璧剥好手边剩下的菱角,毫不留情的拆穿齐衡的故意转移话题的做法,"下次想吃菱角就找我说,左右你是剥不开的。"


"……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齐衡感到十分挫败。


"你猜猜?"连城璧拿起桂花糕咬了一口,心情十分愉悦。


————————————

美人只能配美人!\(//∇//)\


[齐衡x鬼面]海棠虽好不吟诗

看看我上一个短篇的标题,再看看这个的,我觉得我大概是放不过海棠了😂

还是那句话:ooc预警!!!

——————————————————

最近齐小公爷很是惆怅,无他,齐府近来有"顽童"拜访。

此"顽童"名叫沈夜,小名面面。也算不得"童"吧,也不过是小了齐衡一两岁而已。说起来这位,齐衡不免有些头疼,怎么好生生一个白面团子,就成了今日这番顽劣模样?

左右最近也没什么事,头疼的齐衡一思量,便找夫子要一些书来打算教教他。

一进书房,便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趴在书桌上一动不动,似乎是睡着了。

"你来了?"桌上的拜年团坐起身来,懒懒的打个哈欠后,举着一张纸晃着,"你平时都是学的这些东西?"

齐衡看了一眼沈夜手里的纸:"诗吗?是啊,面面也要学吗?"

"本尊才不要学!"却见沈夜原本刚睡醒的慵懒懵懂表情突然炸开一条缝,瞬间露出文静面皮下的张牙舞爪起来,"你要是敢让我学这种让人提不起兴趣的东西,信不信我吃了你啊!"

"呦,好大的能耐啊?"齐衡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沈巍是个文质彬彬的公子,你怎么就这么不喜欢念书呢?"

"啧——"沈夜撇撇嘴,"又不好玩又不能吃的,无趣。"

"那我就能可以用来吃吗?"齐衡把纸放在桌上,转身看到沈夜红红的眼睛,忙好奇道,"诶诶,你这眼睛怎么一激动就变红啊?"

"……你不怕?"方才还张牙舞爪的沈夜突然沉默,用小小的声音委屈的说,"来之前哥哥保证了,说你不会怕我嫌弃我吧。"

"哪里嫌弃了?"看着白面团子委屈的都皱起来的小脸,齐衡突然一慌,"没有的事!"

"呜——"沈夜抬手以衣袖遮面,作苦楚状,"你一定是嫌弃的,不然怎么就逼我读什么诗啊?哥哥就从来不逼我做不喜欢的事!"

"不不不!"齐衡忙摆手,为了显示真心实意,还将书桌上的纸全数收走,"不喜欢就不读了。"

"哦?"沈夜掩面的动作突然一顿,抬头露出狡黠的笑,"那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你学习,回头晚一些再来找你~"

"……"齐衡这才明白自己是被骗了,突然就想起了沈巍临走前欲言又止的模样,一时愣住,那边沈夜却悄无声息的已经走到门口。

"回来!"

"你说话不算数!"沈夜狠狠的将快披好的斗篷又放了回去,跺跺脚走近齐衡,"愚蠢的人类!反正本尊就是不学了!"

"沈巍呢?"齐衡无奈摇头,"他平时是不是也像我这样,拿你无可奈何还舍不得骂?"

"他?他很忙的。"沈夜坐在齐衡边上的椅子上,揪住他的衣带自顾自玩了起来,"他最近要找人。"

"姓赵?"

"找小景!"沈夜继续撇撇嘴,戏谑的说,"小景多好看啊!"

"你的哥哥还是弟弟啊?"看着沈夜突然来了兴趣,齐衡忍俊不禁,"我猜是哥哥吧,你这个性格,不适合当哥哥。"

"怎么就不适合了?"沈夜恨恨的拿着齐衡的衣袋打了无数个死结,"小景可比我爱玩多了!之前也是说外出游学,这不,一游就游的没了人影,也不知道上哪里去玩了——你看我多乖啊,我还老老实实的待在你这里呢!"

沈夜说完,便放开被蹂躏的不成样子的衣袋,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看着齐衡,一副求表扬的姿态。

"是是,你最乖了!"齐衡随意从自己收起来的纸中抽出一张,"行吧,那你解释一下这句,解释的好就不学了。"

"海棠虽好不吟诗?"沈夜突然就乐了,冲着齐衡挤眉弄眼,收到对方毫不留情的白眼后,连忙一本正经的说,"海棠虽然很好看,但是我却并不打算写诗赞扬它——既然都不写了,那我也不用学了吧?"

"诶?"齐衡简直都要被沈夜给气笑了,"你就懒吧你。"

沈夜不客气的呼出一个气音:"哼,臭齐衡!╭(╯^╰)╮"

"那你还干嘛留在这里啊?"齐衡笑道,"我既没有绑着你又没有锁着你,你也大可以学小景,一个人出去游山玩水啊。"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沈夜的脸颊不由的红了起来。

"脸红什么?"齐衡戳戳沈夜的脸,看到沈夜因为激动而变红的双眼,笑的温柔,"穿着白衣服,眼睛又红红的,真像一只小兔子~"

"轻浮!"沈夜的脸更红了,"还、还不是我看你可怜,偌大一个齐府,只你一个人守着,我是可怜你才留下来陪你的!"

沈夜看着齐衡善解人意的露出一副"我都懂"的表情,察觉到自己似乎越解释越慌乱,干脆破罐子破摔:"本尊就是喜欢你,怎么了?给一句话,你喜不喜欢我吧?"

齐衡却没有马上回复,而是上前搂住沈夜的腰,抓着他的手,边写边愉快的说着:"海棠虽好不吟诗,意思是,我喜欢你,但是不让你知道。"

"还不让人知道?"沈夜一口咬在齐衡的嘴上,"你过分了啊!"

"这不就知道了?"齐衡摸摸被咬的发疼的嘴,"我的傻面团子啊~"

————————————————
ps:别理我最后的胡说八道,这句诗并不是这么理解的,也不是用来告白的。(*/ω\*)

来,喊起来!

美人只能配美人!|( ̄3 ̄)|

[齐衡x连城璧]海棠依旧1

这个璧璧是白璧璧呦~

ooc预警!

"海棠依旧"这个标题的灵感来自李清照的诗,我知道后面接的是"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也是这个剧的名字),但是吧,我这是要发糖啊!所以就以"海棠依旧"为题啦~

(没看懂的可以去搜一下这首词)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

黑暗中,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齐衡面前——他转过身来,齐衡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连城璧。

齐衡的心突然一跳。

倏然,齐衡看到他笑了,笑容那样凄美,就像暮春时节的茶靡,也像隆冬的霜雪。

“齐衡,答应我,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也要记得我好不好?”

—————

齐衡猛的苏醒过来,梦中压抑的黑暗早已消失不见,透过窗,他看到了外面阳光正好。

齐衡忽然有些怅然。

“还没醒呢?”连城璧站在门口,微笑的看着齐衡呆呆的样子,突然又似乎觉得自己不该笑,硬生生的把笑憋了回去。

"没什么,做了一个噩梦而已。"齐衡揉揉太阳穴,"想笑就笑,不用憋着。"

"哦?"连城璧走到床前站定,"梦到我怎么了?"

"……"齐衡沉默片刻,伸手揽住连城璧的腰,闷闷的说,"我不记得了。"

"呵呵。"连城璧忍不住轻笑,"只是梦而已,都过去了。"

"嗯——"齐衡拖着长音,脸埋在连城璧的腰间不愿出来。

"齐衡,你记住。"连城璧的声音突然认真起来,"我是男子,与你一样顶天立地的男子——你要相信,我有能力与你并肩而行,我不需要你的庇护。"

"嗯,我记住了。"噩梦带来的坏心情似乎经了连城璧的一席话后,都消弭于无形。

"不过——"

听着连城璧这熟悉的语气,齐衡突觉不好,前方一定有巨大的阴谋等着自己。

"没想到你这么在乎我啊?"连城璧戏谑,"我方才听着你几乎撕心裂肺的呼喊,倒是颇有些感动啊!"

"我、我那是……"齐衡的脸不自觉红了起来。

"我知道。"连城璧低头抵着齐衡的额头,轻轻的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气音喊着对方的名字,"齐衡——"

听着连城璧的轻声呼喊,齐衡脸有些发烫,他突然想起花无谢曾经开玩笑的,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总有一个人,可以将你的名字,念得百转千回。”

彼时花无谢正窝在傅红雪怀里,一脸同情的看着自己:"齐哥哥,你单身,不懂的~"

当时看着傅红雪虽然耳朵通红,但是脸上却是一派正经,也就没把这话当回事,以为又是无谢的打趣,如今想来果真如此吧。

齐衡捧着连城璧的脸,细细的打量着。暖黄色的烛光洒在他的周身,给他的白衣镀上一层圣洁的温暖的色彩,当真不愧是第一君子!

突然,梦中连城璧的笑在脑海闪过,齐衡清楚地感受到心脏猛的剧烈的一跳,随后感受到怀中人的温热体温,似乎清晰感觉到了心脏跳动的频率渐趋和缓,随之而来的还有眼中逐渐泛起的酸意。

尽管很矫情,但是齐衡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确实有着牵动自己心跳的力量。

“好了吗?”连城璧也不问发生了什么,只是用手缓慢的拍打的齐衡的背。

齐衡的心被一种名叫“幸福”的东西撞了个满怀,梦里的恐慌也被卷吧卷吧的卷成一个球从窗户开的小缝隙中丢了出去。

"有你在,挺好的。"

——————————————————

喊出我们的口号:美人只能配美人!!!

[巍生小甜饼]洗眼睛专用🎅美人只能配美人

原文还是来自小龙龙 ~_(:з」∠)_@小啊小青龙

为了衔接的更好,内容与原文稍有一点点不同
但是不影响观看,望喜欢(づ ̄ ³ ̄)づ

好吧,就是为了显得字数多一点,我才说这么多废话的(别打我)

老规矩,还是点这里(ノ∀`*)

(最后废话一句,真的很想吐槽小龙龙的标题😂)

[齐衡x傅成勋]冬至已至

一个迟到的冬至小甜饼~

来!喊出我们的口号:

美人只能配美人!(ノ◕ヮ◕)ノ*:・゚✧

ooc预警!!!

——————————————————

冬季的天气总是让人提不起兴趣,只想要抱着被子,好好的睡他个天长地久、地老天荒。

傅成勋显然是这样的人。

……

待耀眼的光亮透过窗棂,洒进房间,带着冬至的清寒,唤醒床上的人。

傅成勋方才揉了揉眼睛,挣扎着起床,动作间不经意牵动身后的疼痛感,内心便没由来的一阵委屈——冬季总能让人变得懒散。

傅成勋的手臂下意识的向身侧探去,待触到空荡荡的床时,瞌睡瞬间醒了。

他又细致的抚摸过床榻,好在,被子里还带着温热。傅成勋将头埋在枕头中,深吸一口,鼻尖全是那人留下的幽幽水沉香。

"啊~"傅成勋颇有些愉悦的起床洗漱。

问过下人,得知了京都早已下过初雪,齐衡也耐不住性子的起了个大早,兴趣盎然的一人跑去赏雪了。

"你怎么也不叫醒我?"远远的,傅成勋看见齐衡白色的背影,也等不及上前,便是隔着半个院子直接呼喊了起来,"齐公子雅兴,良辰美景,虽无人共赏,倒也是乐的个清闲了?"

虽然成亲多年,但齐衡和傅成勋之间依然会互称公子,既是带着伯牙子期般的惺惺相惜,同时,语气婉转间,"公子"二字也可在心上人口头变得缠绵悠长,齐衡便也随了他去。

左右人是自己娶回家的,当然得宠着。

看着傅成勋朝自己走来,齐衡的心情更是好到了极点。大雪纷飞的冬季,世间皆白,唯有傅成勋拥着一袭枣红色长袍,他出现在视野中的一瞬间,仿佛整个世界都亮堂了。

但齐衡其实也知道,不过是红白双色色差明显罢了,至于什么整个世界都亮堂?多半是自己得了癔症。

想到此处,齐衡忍不住轻笑。

"你今日怎么穿了这件衣服?"看着齐衡一身白衣,几乎与雪融为一体的样子,傅成勋也不知怎么,蓦然想起前几年齐衡被各种烦心事压皱的眉。

"这件?"齐衡疑惑的打量着身上的衣服,"入冬之前买的料子,当时店家说是霜色,我瞧着好看就买了,这种天气穿最是应景。"

"好看什么啊……"傅成勋伸出手拉紧齐衡因动作而松开少许的衣领,声音闷闷的,"都快和雪融为一体了。"

"哦?"齐衡也由着傅成勋跟自己的衣领纠结,抬手用食指轻轻的戳戳戳傅成勋的额头,"不打紧,回去我就换了!……唉,你说换什么颜色好?"

傅成勋解开自己身上的枣红色斗篷,仔仔细细的给齐衡批好:"红色吧,打眼!就算是站在大雪里,也能让人一眼就看到,况且……"

"况且什么?"等傅成勋弄完,齐衡便直接用斗篷把对方整个包起来,头搭在傅成勋肩膀上,闭着眼吸一口傅成勋的味道。

"况且临近春节,齐府事物繁忙,我看你整日兴趣缺缺的模样,也帮不上什么。"傅成勋将齐衡推开一点,抓住他的手,果然摸到一片冰凉,便直接用自己的手包住齐衡的双手,"红色总比白色看起来更让人心情愉快!"

"行!那从今天开始,我跟你一起穿朱红色!"齐衡轻笑。

傅成勋沉默不语。

他埋在齐衡肩头,深吸一口气,却发现从齐衡身上传来的自己一贯闻到的水沉香中,不知何时掺入了细微的甜——傅成勋想,人间烟火,红尘万丈,终究是将他的齐公子,浸染的越发温润如斯。

傅成勋却不知道,那丝丝缕缕的甜,竟来自他的身上,那是傅成勋的豁达细腻,经了时光打磨而生出的甜。

那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甜。

————————————————

点我看"霜色"呀 (づ ̄ ³ ̄)づ

感谢来自小姐姐的灵感~ @李小lamb

我觉得霜色这个梗我还可以再战一百年!!!

[圣诞快乐🎅洗眼睛专用]美人只能配美人

对话体!!!

原文来自小龙龙 @小啊小青龙
我是有授权哒~

emm从此我就跟着小龙龙一起洗tag啦啦啦啦~

——————————

大声喊出我们口号:

美人只能配美人(づ ̄ ³ ̄)づ

点这里呀(´ε` )♡